嘿呀各位好这里是暮枭ヾ(✿゚▽゚)ノ
近期沉迷全职无法自拔ヾ(✿゚▽゚)ノ
cp向清奇大多都是全员ヾ(✿゚▽゚)ノ
但是主萌王喻高乔凹叶ヾ(✿゚▽゚)ノ
以及盗笔里的各种cp组ヾ(✿゚▽゚)ノ
同时也沉迷于赤队美色ヾ(✿゚▽゚)ノ
是文渣同时也是个画渣ヾ(✿゚▽゚)ノ
总之请各位太太来勾搭ヾ(✿゚▽゚)ノ
【为了整齐我也够拼】ヾ(✿゚▽゚)ノ

《那年盛夏》【喻黄】

#人物严重ooc高能预警

#小学生文笔高能预警

#辣鸡剧情高能预警

#最后都与正文无关慎入

#写给姐姐的一篇送别文

  @䗛。 

 

1

  绿荫蝉鸣,骄阳似火,正值盛夏。

  正如此刻他心里焦躁却又激动的波动。

  黄少天站在机场的大门口,不断地走来走去,频繁地掏出手机摁亮又关上,但是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却毫无变化。

  “啊啊啊啊……时间就不能过得快一点吗?!!早知道还要等这么长时间我就不来这么早了……”他抱着自己的脑袋对着天空大喊一声,秀气的眉毛有些烦躁的拧在一起。

  然而这样的发泄并没有多大的用处,胸腔中不适的感觉依旧。

  他靠着墙壁蹲下来,伸手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心脏前。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心脏跳动的节奏有力而快速。

  黄少天再次掏出手机,没有过多的关注时间,反而微微的犹豫了一下,随后移动手指点开了手机的图库,翻出最底下的一个相册,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中是一个温雅清秀的少年,侧脸而且偏远的角度让人意识到照片一定是偷拍的。少年正低头拿着笔在纸上写些什么,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勾勒出他还略带青涩的侧轮廓,睫毛微垂,唇边轻轻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而眸中则充满了专注。

  看着照片中的少年,又想到不久之后就可以再次见到他时,黄少天不禁向上翘了翘嘴角。

 

2

 照片中的少年名叫喻文州,是黄少天从小最好的朋友。

  两人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邻居,喻文州因为父母离异,母亲在外工作很忙,便经常交给黄少天家照顾,黄少天的妈妈很喜欢喻文州乖巧礼貌的性格,便欣然答应。

  时间一久,喻文州已经彻底融入了黄少天的家庭,就像一家人一样,那种家人带来的温暖是其他人不可比拟的。

  从幼儿园到小学,两人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玩耍,一起欢笑。年幼的黄少天甚至觉得,这一生只用和他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就可以了。

  但是,那也只是小孩子的希望而已。

  在黄少天三年级的时候,喻文州的母亲再婚,由于继父的家人生活在其他城市,喻母只好带着喻文州搬到了另一个城市和继父在一起生活。

  虽然偶尔会在暑假回来待一段时间,但两人能够在一起的时间却是少之又少的,更别说喻文州后来又去美国高中留学,回来的希望也变得十分渺小。

  两人的命运,就这么交织而又分离。

 

3

  “少天?”黄少天正盯着照片发呆,头顶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却见照片中的少年正俯身看着自己,当然多多少少还是有变化的,少年脸庞的轮廓变得更加成熟,眼眸更加的深邃,要说唯一不变的,就只有他唇边的那一抹微笑。

  “诶诶诶诶?!!文州你这么快就到了?!我还以为要等很久呢,啊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一定很累吧,快走吧车还在等着呢……”黄少天被吓得浑身一抖,手机差点儿从手里掉出去。

  他有些心虚的关上手机,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到刚才自己手机里的照片。

  “嗯,刚下飞机,也没有多累,邻座是位可爱的小姐,我们聊了挺多。”喻文州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并向黄少天伸出了一只手。“站得起来么?”

  黄少天下意识的尝试着动了一下腿,一阵酥麻如电流一般从小腿部漫上来。

  他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皱着眉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腿。“嘶……卧槽腿麻了站不起来了,我明明没蹲多久啊……”说着握上了对方伸向自己的手。

  “等了这么久辛苦了。”喻文州向后倾了倾身子,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没事啦没事,咱俩谁跟谁啊,况且那么久没见面了我还想第一个见到你呢,诶话说美国那边怎么样?你过得还好吗?有没有着凉生病什么的?吃的还习惯吗……”

  面对黄少天一连串的问题,喻文州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抬手帮他把稍有凌乱的发丝整理好:“这个不急,回头慢慢再说,我们先上车吧。”

  黄少天看着他的笑容,脸颊微微泛红 。

  说实话他想象中与喻文州的再次相见不是这样的,怎么也应该是自己先看到喻文州。相处的气氛也不应该这么尴尬,这与他想象中融洽的气氛完全不一样。

  “我我我帮你拿行李吧///////……”黄少天有些慌乱的去拿喻文州手中的行李箱。

  “少天,”喻文州忽然一个侧身,避开了对方伸过来的手。“嗯?”黄少天奇怪的看向他。

  喻文州看着他清澈透亮的褐色眸子,认真的说道:“我回来了。”

  少年愣住了,半晌后,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上扬起,伴随着闷热空气中突然挂起的一阵微风,他对喻文州绽开一个笑容,如绽放在秋阳下金黄的向日葵。

  他的唇瓣上下张合着:

  “欢迎回来!”

 

4

  虽然时隔三年,但两人之间却毫无隔阂,依旧像曾经一样,一同玩耍,欢笑,一家人的感情没有任何变化。

  但也有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5

  从美国回来的喻文州暂住在黄少天家,又因为房间不够被黄少天妈妈理所当然的赶到黄少天屋里睡,毕竟床大,足够两人睡。

  “果然文州一回来就开始嫌弃我……还是不是亲妈啊,我到底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还是充话费送的啊……”黄少天嘟嚷着把喻文州的行李拉进自己的房间了,门外不时的传来黄少天妈妈和喻文州的聊天声,黄少天仔细听了一会儿,大多都是自己妈妈问候,而喻文州只是简单的回答罢了。

  “小州回来以后可要多教我家少天英语啊,你说奇不奇怪,那孩子其他科目都还看得过去,唯独英语不行,偏偏还不肯报补习班。”

 “妈这事儿你不要和谁都讲啊,我英语不好我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别文州刚一回来还累着呢就拉着他给我教英语,我自己会学啊……”从房间里出来的黄少天刚好听见自己的妈妈对别人讲同一件事的第五遍,还说了自己不肯报补习班的事情,一边瞟了一眼喻文州的反应一边说道。

  喻文州还是像刚才一样,挂着礼貌的笑容端坐在沙发上。黄少天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当然可以了,伯母,少天也不会介意吧。”喻文州先是对她点了点头,随后又笑眯眯地看向黄少天。

 “那真是太好了,放心如果他对你有意见你跟伯母说,我一定抽他,少天就拜托你了啊。”黄母对他说着,一边瞪了旁边的黄少天一眼。“那你们先聊吧,我去做饭了。”她回头对喻文州笑了笑,随后起身走向了厨房。

 “不是亲妈,绝对不是亲妈……哪有亲妈这么对儿子的,又是嫌弃又是揭老底的,文州你说我到底是从哪个垃圾桶捡来的,我自己回去还不行吗……”

  黄少天满脸生无可恋地瘫坐在沙发上,一旁的喻文州无奈地笑笑,靠着沙发背凑到她耳边说道:“伯母也是为你好,英语不好的话以后可就不能来找我了哦。”

  耳边措不及防响起对方的声音,黄少天被吓了一跳,更何况他说话时吐出的热气还残留在耳边,顿时从耳尖红到了脖子根。他想起当初喻文州出国的时候自己还红着眼眶在电话里信誓旦旦地说过“文州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你就在那边等我,一定要等着我!”这样的话。

 “卧槽你还记得啊?!那那那是当时情绪不稳定头脑一热瞎说的你不会还真信了吧?!还有说话不要突然凑这么近我又不是听不到!”黄少天一下子有些紧张的坐了起来,红着脸慌乱地说道,也没空去琢磨他这么干的意图。

 “这样啊,我还在美国等着你呢,一直。”他脸上也没有显现出失落的神情,嘴角的笑容倒是未曾减少。“不来的话,那我就只帮你把课本内容过一遍吧,明天开始?”喻文州坐起来支着下巴想了想对他说道。

 “诶明天就开始啊,好不容易说服我妈不给我报补习班我还想和你多玩几天呢……”黄少天有些失望的用自以为对方听不到的声音嘟嚷着。

  然而事实总是不尽人意。

  喻文州轻笑出声:“少天不想报补习班的原因原来是这个啊。”

 “不是不是不是才不是呢!!!我只不过是觉得上补习班太烦而已!我……”黄少天慌乱地说道,但在抬头看到对方嘴角的笑容时停止了反驳,意识到自己再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干脆红着脸垂头任命地等待着对方的嘲笑。

 “这又没什么,分别这么久我也很想和少天在一起好好玩啊。”他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放心吧,这个暑假我都会陪着你的,而且我会在这儿待到你开学,玩的时间足够,不用担心。”

  黄少天尴尬的低着头,但听到他的话还是有些开心地咧开了嘴角。

 “你不早说害我担心了好久,说好了一直陪着我不许食言!话说你在美国那么好啊,假期这么长……”

 “你想来也可以啊。”喻文州突然笑眯眯地打断了他的话。

 “我……卧槽好了不说了走走走吃饭吃饭吃饭!”黄少天连忙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随后又拉着他向厨房走去。

  属于他们的时间,才刚刚开始。

 

6

  之后每天的日子都过得差不多,偶尔出去游个泳看个电影和同学出去玩一玩什么的,虽然单调,但黄少天却很满足,因为有他在,自己干什么都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比起以往的假期实在是好很多。

 “这个语法主要是由这几个结构组成的……”

  黄少天转头看着从旁边俯身为自己讲语法的喻文州愣了神,对方身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因为热而没有扣上领口的扣子,精致的锁骨显现在空气之中,因为离得太近,轻颤的睫毛、眼中专注的神色、不停张合的嘴唇……都看得一清二楚。他的发丝轻轻地擦过自己的耳廓,微微发痒,刺激着他的神经。

 “少天?”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话久久没有动静之后,喻文州奇怪地转头去看,却不料在下一秒,就有一个软软的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有些惊愕地睁大了双眼,但少年的嘴唇只是贴了短短的几秒,很快便就分开。

 “少天,你……”

  刚回到原位的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只是呆呆的坐着,隔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自己刚刚干了些什么啊?!!!!!!

 “文州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黄少天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已经炸开了,连忙向对方道歉。

 “我……”“真的对不起!”喻文州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黄少天以更大的声音打断,随后便不管不顾地跑出了房间,之后喻文州便听到了“砰”的一声,家门被甩上了。

  从屋内透过窗子看,喻文州看到了低头狂奔的黄少天,他若有所思的碰了碰自己的嘴唇,顷刻,勾起了一抹笑意。

  我究竟干了些什么?就不能忍着点儿吗?那么多年都忍过去了就几十天就不能再忍忍吗……

  黄少天蹲在一条小巷子的深处,万分懊悔地抱着自己的脑袋。

  这下完了完了完了文州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要是他知道了我是个gay而且还喜欢他他还会愿意和我在一块儿吗……他咬住自己的唇,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他不想去想喻文州以后看自己的眼光,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他看到了喻文州难以置信的、无法接受的、厌恶的、躲闪的……各种各样负面的情绪都印在了喻文州的眼中,出现在了黄少天的眼前,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文州……不要,不要这么看我……”他剧烈地喘着气,泪珠一颗接一颗的从眼角滑落,滴落在地上,与石缝儿中的泥土混在一起,渐渐变得浑浊。一时间,窄小的巷子里溢满了他的啜泣声,少年蜷缩起的身体颤抖着,说出的话因为哽咽变得断断续续而难以听辩。

 “少天!”巷口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呼喊声,而那声音的主人正是喻文州。

  黄少天不想让他找到自己,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啜泣声,被强行扣留在嗓子里的呜咽声听起来像小猫一样柔弱又令人心疼。

 “少天……”喻文州还是听到了,慢慢走过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黄少天将头埋在臂弯里,不敢抬起头去看他的脸。

 “文,文州……不要讨厌我……不,不要躲着我……求你了……”他断断续续的说着,哽咽声不断地传出。

  喻文州什么也没说,只是蹲下来紧紧地抱住了面前令人心疼的少年。

 “文……州?”黄少天有些错愕地抬起了头。

 “是我,没事的。”他轻轻地拍着怀中少年的背,小心翼翼地安抚着他的情绪。“不会讨厌你的,永远都不会,我最喜欢少天了。”他轻轻地在少年耳边说着。

  少年的哽咽缓解了很多,他难以置信地问道:“真的?”

 “当然。”喻文州松开胳膊,伸手板正了他的肩膀,认真地注视着他的双眼。

 “少天,”他顿了顿,凑上去轻轻纹了吻少年的额头。“我喜欢你,和你对我一样的那种喜欢。”

  黄少天满脸的不敢相信,半晌才反应过来,愣愣地问道:“真的吗?”

 “嗯。”喻文州没有过多的回答,直接扳起他的下巴,对准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舌尖轻柔的刮过他的齿贝,又趁着他愣神的空隙逮到了机会,撬开他的牙关向里探了进去,轻轻舔过对方口腔中的任何一处缝隙,随后便就主动退了出去。

  很温柔的一个吻,同时也很真诚。

 “少天,我喜欢你。”喻文州再一次对已经满脸通红愣在原地的黄少天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了……”他红着脸低头轻轻说着。“我也……喜欢文州,一直都……”黄少天将脸埋进了对方的怀里,不想被他看到自己满脸通红的样子。

  喻文州揉了揉他的脑袋,低低地笑了。

 

7

【索克萨尔】喻文州:上飞机了吗?

【夜雨声烦】黄少天:上了上了!话说真的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我爸妈是什么时候报好团订好票的……要是能不去的话我肯定不去了……不过文州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带礼物的!

【索克萨尔】喻文州:礼物就不用了,你玩的开心就行了

【夜雨声烦】黄少天:那怎么行!出去旅行礼物是必不可少的!啊飞机要起飞手机得关机了先不说了,我不在的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啊还有我爱你!

【索克萨尔】喻文州:好,我也爱你

喻文州看着对面发来的信息,嘴角不禁上翘,手指轻轻触碰着“我爱你”三个字。

  黄少天的父母在他放假前就报了一个去四川稻城的旅行团,连机票也一并都订好了,等黄少天本人知道这件事后,旅行团已经拒绝退款,机票也退不了了,只好与喻文州道别,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黄少天的旅行结束之后,还能和喻文州在一起。

  而同时间的黄少天则将手机关机后放进椅背上的纳物袋中,后仰靠着椅背合上双眼,打算以睡觉来打发这段时间。

  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和他在一起了,这在不久之前还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居然真的实现了。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对方走进了自己的心里,或许是当年的第一次见面?那个很有礼貌对谁都很温和的小男孩;又或许是初中时期的他?当时笑着鼓励自己的被女孩儿所拥簇的少年;还是他上一次回来又离开的那一天,摸着自己的头安慰说“不要哭,我还会回来的”的他。

  不知道,但是他喜欢他,他也喜欢他,这就够了。

 

8

  稻城的景色很美,这一点不可否认。绿草、乱石、溪流相互搭配的自然和谐,星星点点的小野花镶嵌在草地中,抬眼是起伏不断的山峦,隐隐还可望见最高山顶上的白雪。山峦衔接着碧蓝的天空,云层偶尔有鹰的身影略过,在草地上投下一道疾驰而过的黑影。

  只不过黄少天有些吃不消了。

  当他因为高原反应而难受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想的是喻文州温暖的怀抱,想的是他温柔的安慰和体贴的照顾。他甚至想放弃旅行立刻打道回府。

【夜雨声烦】黄少天:啊啊啊好难受啊要死了……文州我不想了我想回去了……

  黄少天坐在车上抱着氧气瓶一边吸一边用仅有的力气给喻文州发了条信息。

  另一边的喻文州看到他的信息后无奈的笑了笑,打了一句关心的话发了过去,但之后,便看着和黄少天的聊天界面出了神。

  少天,对不起……

  他在心里默念着,眸光暗了暗,嘴角的弧度也微微收了收,带上了一丝歉意。

 

9

  幸好黄少天在第二天就适应了高海拔地区,最多只是有些头疼罢了,接下来的几天便是过得十分的开心放松,短短的五天转瞬即逝。

【夜雨声烦】黄少天:到机场了到机场了!马上就能见到我了开不开心快不快乐高不高兴!!!【索克萨尔】喻文州:当然了,起来的这么早在飞机上好好休息吧

  喻文州站在车前打下这句话发过去,随后弯腰对车内的司机说道:“师傅,麻烦去机场。”

  坐上车后看了一眼消息见面,黄少天已经上飞机了,喻文州张嘴无声地说了些什么,随后,便是水面上泛开的涟漪,顷刻,只有一片落叶在不停地打转。

  夏天,结束了。

 

10

  故事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相信你们一定早就看出来这早就被用烂的梗:喻文州提早回美国但没有告诉黄少天,之后发生的事也便顺水推舟。

  这的确是一个有头无尾的故事,接下来的话也与故事无关,您若有兴趣便可以看,若只是冲着故事而来也可以不看,毕竟只是一个玻璃心的辣鸡作者的瞎叨叨罢了。

  故事的内容源于我和我姐姐之间真实的事情,她是我表姐,从小便是我最喜欢的人,干什么都想和她在一块儿,和她在一块儿干什么都很开心。之后便是故事里所说的发展,她去了山东,我留在陕西,她去了美国,我仍在原地。刚分开那一段时间大概是因为年龄还小,天天都想她,虽然记得不太清了,但是每年暑假她回来时的那种开心和喜悦,真的是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

  今年暑假所发生的事也是故事中所写道的,但是我去稻城的时候是知道她会走的,而且是在我回来的那一天,她早上走,我晚上回来,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后悔,明明知道旅游回来后会看不到她,而且再次相见也不知是何时,一年后?还是又一个三年?我不知道。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是放弃了与她相处的最后一周,去了稻城。

  稻城很美,但是没有她,我始终觉得心里缺了点儿什么。

  站在高山上远眺着碧空白云,我总会想着如果她也在,是不是会拿着手机尝试在各种角度的拍摄,还是会和我爸爸轻松的相互调侃几句,又或者是站在我的旁边,和我一起看着远放,说着类似“老叶和烦烦到了高原一定会缺氧”的话,然后在父母迷茫的注视下一起哈哈哈哈哈。

  从稻城回去之后,家中是我早就想象到的空落,这没什么,但是即便不同于小时候,心里该有的那种难受,还是多多少少会有的。

  这个故事主要是写给我姐姐的,给她的一篇迟到的送别文,之所以选用喻黄这对cp,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语C我皮烦烦而她皮喻队的缘故吧,总之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喻黄,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可以说是很烂,要人物没人物,要剧情没剧情,从头烂到尾,如果真的不能被接受……就当是我占了个tag瞎叨叨了一堆吧……

  说真的故事的结尾我想了很多,但因为前文的失误而导致结尾不管怎么写都很奇怪,到最后还是写了最开始想的那个结尾(主要是因为快开学了没有多少时间,不然我重写一遍的心都有了),不过……这大概根本不算是结尾吧。

  我不是一个好的作者,我对我的文章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对于这篇文我不在乎热度多少,只要她能看到就好了,毕竟这是给我姐姐的送别文。至于为什么要把文放到lofter上而不是私下发给姐姐……我在我姐姐的眼中大概是比较糙的吧……所以突然玻璃心会觉得比较羞耻……所以我任性一下占个tag不会被打吧……【捂脸】

  最后,还是希望各位能喜欢这个故事,希望我家队长能在美国一切安好。

 

END


评论
热度(14)

© 暮暮暮枭 | Powered by LOFTER